院牧心箋

親愛的黃小姐:

  昨天你在whatsapp告訴我,爸爸的骨灰將於星期六進行安放禮,完成後你便會返回澳洲與丈夫和兒子團聚,在此我先祝福你旅途平安。

  這個短訊,令讓我想起在醫院探訪黃伯時的點點滴滴。猶記得他剛入院時,初時他的態度有點抗拒,令我不知如何關心。其後我以床頭的一幅「全家福」照片作為話匣子,我才發現他原來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伯伯。

  之後,黃伯開始談及他的往事,令我十分感動。他為了你們幾姊妹,每天不辭勞苦地工作,甚至年終無休,他也從未發過半句怨言。然而眼前的「生命鬥士」卻被末期癌症步步進逼,甚至去到支撐不了的階段。在探訪時我才知道,原來黃伯所面對的,不但是身體持續不斷的疼痛,令他苦不堪言;而且一向凡事親力親為的他,現在想喝一口水也要找人幫忙,心中感到一份極大的沮喪及無奈。更痛的是,因著疫情,他不能經常見到所愛的家人,令他身心靈背負著相當沉重的擔子。

  這些擔子在夜闌人靜時,更令黃伯心神不寧,徹夜難眠;他的眼神流露著一份孤單及恐懼。就在這時,我聯想到黃伯既然是一位愛錫兒女的父親,便告訴他「也有一位父親,一直愛你及保護著你,這就是『天父』」。我鼓勵黃伯,將自己所面對的一切痛苦、困擾及無助,以祈禱一一告訴給天父,祂能賜予一份真正的平安。

  幾天後,我再探望黃伯,他就像個孩子,一臉雀躍地告訴我,自己的睡眠質素好了不少,特別是他每晚也緊握著我所送贈的十字架,將自己承受不了的交託給天父,黃伯就是這樣經歷到天父的看顧與拯救。更感恩的是,他還向你查問洗禮的情況,最終他亦在醫院裡接受了床邊水禮,成為天父喜悅的兒子,實在感動。

  其後他的病情逐漸惡化,醫生向你們表示要有心理準備,當時你們顯得十分難過,也不知如何是好。於是我便鼓勵你們多在黃伯耳邊細說往事,讓你們藉著這些寶貴的片段,去肯定及感謝爸爸的付出。而且黃伯向我表示,知道自己快要回到天家,我亦直接地問:「你準備好未?」黃伯說:「我已預備回到天父那裡。」最後天父讓他安詳地回到天家。

  能夠在病房裡遇見黃伯,確實令我體會良多。他對我說,他的成長欠缺家人的愛,但我認為,他卻以付出愛來圓滿了他的一生。他對生命的堅韌,對工作的承擔,對家人恆久的愛,這些一點一滴,已化成一份最好的禮物,勉勵我們每一個邁步前行。

有幸能與你們同行的曹院牧上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蒙恩太太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字:1009

  自從蒙恩(化名)離世至今,已有半年多時間沒有與妳聯絡。今天能夠在一個感恩音樂會重遇妳,見妳臉上充滿喜樂的笑容,令我心感安慰,我相信蒙恩離世所帶給妳的哀痛已稍為紓緩。

  回想年多前,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探訪蒙恩,當時我介紹自己是醫院院牧,想關心他的病況。雖然對蒙恩來說是十分困難,但他仍用盡力氣跟我分享自己身體的不適。由於他未能清晰的表達,當下我對他的過往及病況不太掌握,幸好在一次午飯時間遇到妳及其他家中成員來探望他,從中了解蒙恩原是一位基督徒,基於身體不便而未能返到原屬的敎會,家人亦與敎會失去聯絡。在言談間我知道妳、蒙恩以及家人都想重返敎會,蒙恩更有一個心願,就是希望可以受洗加入敎會。於是我嘗試按妳所提供的資料去找尋,感恩終於找到蒙恩的敎會,並安排到該會的牧者前來為他在床邊舉行灑水禮。

  蒙恩在醫院住了幾個月後,由於病況稍為穩定,可以安排入住安老院以便照顧。我心以為一切已較為穩定,沒再那麼掛心。但我有一次於胸肺科病房內探訪另一位病人時,再次重遇妳。那時我看到妳面帶愁容,而且比從前見妳時多了點憂心,心裡不禁感到沉重。我們再次重遇,按妳所言真是天父的安排,讓我可以陪伴著妳及家人一同經歷這段不容易過的日子。我知道妳內心的擔憂,但妳每次穿上保護衣進到蒙恩的床邊時,妳卻表現得積極及信靠,而我每次探望蒙恩,問及他的情況及為他禱告後,他亦會盡他所能帶著微笑做個手勢,讓我看到他對天父的信靠。就這樣,我們在床邊分享生活點滴和世界時事,有說有笑,雖然蒙恩不能表達,但從他的表情看到他是聽得津津有味。

  記得那天中午時間,突然收到妳的來電,語帶沙啞地表達蒙恩的情況不太樂觀,而妳也不知如何是好,於是我立即跑上病房,當我擁抱著妳時,妳已哭不成聲。待妳稍為平靜下來,我就與妳一同進入病房為蒙恩禱告,將他交託給天父,直至子女們來到,對爸爸道謝又一起禱告。蒙恩就在那天零晨時分返回天家。

  在蒙恩這次住院期間,每天下午及晚上的探訪時段,妳總是坐在病房門外等候,以便第一時間入到病房探望丈夫,而我亦因此有機會關心妳及聆聽妳的種種心事。期間更感恩我們建立了進深的關係。蒙恩離世後我們仍繼續保持聯絡,在不同節日妳會帶來祝福及問候;在妳回醫院覆診時,亦總會約我見見面談談大家的近況。

  今天見到妳已漸漸過渡哀傷,相信天父的安慰及保守正一直陪伴著妳。我為此而感恩,亦相信蒙恩也願意看到妳在家人的陪伴下,能重新適應並過著愉快的生活。

  願主繼續賜福及保守妳和家中各人!

關心支持妳的

楊院牧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石楠:

  每次看見妳坐著電動輪椅來到醫院探訪我的時候,都很欣喜。雖然妳所面對的環境並沒有改變,但妳對生命的態度及未來的信心卻截然不同。

  還記得第一次在病房遇見妳,那天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。當時妳的眼淚並沒有停止過。一方面擔心因傷口感染而令自己終身不能行動,另一方面又因為長期抑壓的情緒而感到抑鬱。更甚的是因妳認為自己無法面對現實的境況而曾經有輕生的念頭。當時身體上的煎熬已使妳憂慮未來的生活,更使妳感到可怕的就是內心深處的孤單及無助。因著兒女們無法接納妳第二段婚姻而離開妳,而妳的第二任丈夫又不幸因癌病離世。妳不但心靈困苦,從妳的哀傷中更加看到不被明白的苦痛。

  妳曾說苟延殘存的生命對妳來說是毫無意義,因為那一刻妳在生與死只差一線的關口上,仍未看到信仰怎樣幫助了妳從天台的階梯走下來。

  當院牧聆聽了妳內心的感受,並引導妳思想在石楠內心遺忘了的一份愛,就是妳曾認識的主耶穌基督,是祂恩慈的手帶領妳在危急中走回來。往後的兩個多月,院牧陪伴妳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檢查,每次當醫生向妳報告不太理想的檢查結果時,妳總是希望院牧能夠與妳一同禱告,讓妳心靈得到安慰和支持。院牧以聖經的話語讓妳重新看到生命的意義,並且鼓勵妳耐心等待身體逐漸康復,更常常與妳一起唱詩及分享。

  過了一段日子,院牧察覺到妳生命漸漸地轉化,開始看見妳臉上有了笑容,而原本無力的聲線也變得高昂起來,因為妳已尋回主耶穌不離不棄的愛。妳還開始有力量地關心身邊的病人,為她們禱告。最令我感動的就是妳為那位瞎眼的末期骨癌病人每天禱告,在她對生命失去信心的日子,妳卻不斷鼓勵她、開解她;在她黑暗的世界裡,因有妳的安慰卻成為了她生命的彩虹,她從不願意與人溝通進而開始接受我們的關懷。

  石楠,雖然妳出院後仍是一個人居住,但當妳分享如何運用工具幫助自己清潔屋裡的窗子和地板,如何在屋村走廊扶著欄杆自己一步一步的鍛煉身體,又努力地學習如何操作電動輪椅以便在長途路程時代步,院牧看到妳積極地面對生命。妳因能夠步行一段短短的路程而感到安慰滿足,慢慢地接納身體的變化和限制,為每一天的生活而努力並且再不放棄自己,重新站立起來。

  感謝上主讓妳能夠在死蔭幽谷中看到生命的盼望。客觀環境依舊,但妳的目光不再一樣。

郭院牧

院牧心箋

偉媽:

  您好!和您見過幾面,是因為探訪阿偉的時候遇上的,所以彼此可算是朋友了。其中兩年前五月初和您相遇的一次探訪,給我留下深刻而難忘的印象。那次探阿偉的時候,您已比我先到達病房;阿偉從院方為他儲存的社署福利金內,提取一千五百元,在護士面前簽收了款項後,再把這些錢交給您,說是要送給您作母親節買禮物之用。

  這幾年來,每個月我都會探訪阿偉三數次,對阿偉的認識逐漸加深;也從偉媽您和阿偉的口中,瞭解到您作為長期精神病患者家屬所要承擔的,是何等的不簡單!

  阿偉由十六歲病發,住院至今二十多年都未能出院,您要照料家庭,又要經常抽時間到醫院探阿偉;還得為著阿偉對下四個弟妹的成長而費盡心力。而您自己也有長期的足部疾患,要兼顧家庭和自己的足患,可謂百上加斤。況且早十年前,偉爸又患上癌症,照顧丈夫的重責同樣落到您身上,直到偉爸幾年前離世為止。您這二十多年裡所承受的又豈只是含辛茹苦,實在敎人難以想像!

  然而,儘管您長年累月處於這麼不容易的境況裡,偉媽您仍能堅毅地生活著,原來全因基督信仰一直成為您生命力量的來源。這種信仰力量,不僅在您身上體現到,而且更正面影響著阿偉的生命。阿偉的病,有時會相對地穩定,但跟康復的標準來說依然有距離。因此,他經常都有執拗和亂發脾氣的表現,從醫護人員的角度看,這是病人的常態。但是,每當這些「常態」過後,阿偉都會要求我為他祈禱,求主耶穌幫助他止息自己的壞脾氣,又要求我為您的健康和其他家人祈禱。相信他有不少您為他禱告的經驗,所以他知道禱告可以為他帶來正面的幫助。

  從治療的實況來說,阿偉的病在短期內都不會有太大好轉(連他自己也能感受得到),只是您仍會繼續每月奔奔波波的到醫院探訪阿偉。雖然現實沒有多大改變,但您對兒子的愛更是從來沒有改變!相信除了偉大的母愛驅使您產生如此無怨無悔的愛之外,更大的動力是您有著從耶穌基督而來的恩典和盼望,也就是您常常跟別人所分享的。

  也許,在我們的社會裡,偉媽您只是個普通的市民;在敎會生活裡,您亦只是個平凡的信徒。您那偉大母親的形象不但感動了我,相信也成為了眾多病人家屬的鼓勵,並因著您對兒子不離不棄的愛,添加了他們繼續走下去的力量。

  在母親節的日子裡,透過阿偉把這封信轉達到您手上,作為我對您的敬意,又祈求主耶穌賜給您無比的愛和盼望,讓您繼續有力量成為一位看來平凡卻一點也不平凡的母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關心和支持您的

鄭院牧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琪琪:

  你好嗎?已經有兩星期沒見面,知道你剛剛完成了第六次化療,不知你的身體與心情如何?

  回想第一次在病房與你相遇,立時被你那沈鬱的面容吸引,禁不住趨前表達關心及慰問。傾談間,知道你剛做完手術不久,卻因為腸臟的黏連,引致疼痛;加上憂慮腸臟會因而壞死,所以顯得愁眉深鎖。另一方面,你提及長時間要面對家人相處時的困難及失望,會一點一滴把你的鬥志磨滅淨盡,你更開始對信仰存疑,甚至失去盼望。面對身心靈都在受苦的你,我嘗試肯定你為家人所曾付出的努力,你甘願放下自己,不斷求和;可惜最後你發現不能再用這種模式,因為你不想失去自己。那一刻,我想到一首詩篇可與你分享,你立刻接續回應說,你看見上帝在我們中間,你的情緒也開始平靜下來。當我再來探望你時,你臉上已掛上笑容,感覺你已多了一份力量。不久,你的身體狀況穩定下來並且可以出院。

  那天收到日間病房的轉介,知道你再次入院,能再次與你相見,感覺親切。只是,當你告訴我你確診患上癌症時,我的心立時往下沈。我記得我緊握你的手,表達理解你對手術的擔心,鼓勵你要勇敢面對,學習把未能掌握的前路交託上帝。當再深入交談時,我發現你改變了,你會多一點接受自己的恐懼及憂慮,且有力量關心仍在困境中的朋友。你在桌上放置了為自己加油的擺設及字句,你不再因害怕而失去能力,反而在信仰裡得著盼望和力量。最後,你告訴我你能安睡,也為你有一群愛你、與你同行的敎會朋友感恩!

  謝謝你與我分享化療的過程,縱然是十分的艱難,但你都勇敢面對!你克服了脫髮的心理障礙,還主動給我看你禿髮的照片,充分表現出你的自信並對自己的接納,我越來越覺得你活得很自由。你又主動尋找敎會,渴望回到上帝的身邊。是的,這個病沒有打敗你,也沒有嚇怕你,反而在困難中更突顯出你的勇敢來。你告訴我你曾是個很固執的人,但患病後,你會多從對方的角度看,心情更平和,更能放下成見,學會溝通。

  我與你同行的這段路上,看見你一小步、一小步地成長,我看見你的努力。你在苦難中能夠深切的反思,發現生命的真相,這就是你成長的契機。最開心是知道你重新信靠主耶穌,接受祂成為你的生命導師。願你在主耶穌的愛中繼續成長!

吳院牧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阿軒:

  好!和你在醫院相識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時間,你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充滿青春活力、滿有陽光氣息的青年人,不但樣子俊秀,而且高大威猛。

  由於你入院的時候,醫生已把你轉介給院牧,亦有敎會邀請院牧去探望和支持你,我便開始每星期最少去探望你一至二次。回想這一年裡,你的病情是非常罕有的,也來得十分突然,境況並不容易。最初我來探望你的時候,我心裡也十分戰兢,我知道你的病會令你全身不能正常活動,在短期內不會有太大的好轉,你只能用右手有點力地握手,平時就只有靠著臉部的表情和口型去表達和溝通。你的病情十分複雜,我當時很希望能夠成為你的同行者和守望者。

  經過幾次探訪,你給我的感覺是無奈和非常無助,那種由高山跌落低谷的心情,從你的眼神和眼淚,深深感覺到你的思想和心情充滿疑慮、失落和絕望。雖然我不知上帝如何帶領你走出這陰霾的日子,也不知道祂怎樣讓你克勝身體上的限制,但我每次探望你的時候,仍刻意預備上帝的話去安慰你、堅定你、醫治你。過去的一段日子,我開始感覺到你已經成為我生命裡一個溫柔的天使,亦是我生命中一位勇敢的戰友,因為你亦是我主內的弟兄,我也感覺到我們好像相識了很久,一見如故似的。

  阿軒,在這一年的時間,雖然我見到你的病情沒有太大進展,但是我也不會灰心,繼續為你祈禱。每次我來探望你的時候,總被你的眼神吸引著,我內心的冷僻亦被你的笑容溶化,每次我邀請你一起禱告,你就會很大力地伸出你的右手緊緊握著我的手,這股禱告的力量,使我感到被聖靈的能力充滿一樣。

  記得一次在病房探望你的時候,令我印象非常深刻,亦非常感動。也許因為那天我告訴你是我的生日,你竟然展現一張非常漂亮的笑臉,好像烈日的陽光閃亮在我眼前,之後我們又一起祈禱,你強而有力的右手緊緊捉住我的手,這溫暖的手和深深的祝福給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。或許當天你仍是在很絕望和無奈的處境中,不過因著我的生日,你也暫時放下你的憂慮、煩惱而為我喜樂,你讓我明白如何實踐「與喜樂的人同樂,與哀哭的人同哭」。

  阿軒,雖然到今天我仍未能看到你康復的樣子,但仍深深的祝福你,不住為你祈禱,我相信沒有一種苦難讓人與上帝的愛隔絕,願上帝不斷地施恩給你。不論你的境況如何,我祈求主耶穌成為我們的力量、避難所和隨時的幫助。

  最後,我最喜歡和你捉緊上帝的一個應許,彼此安慰:「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,直到永遠。」阿們。

守望著您的F院牧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秦先生:

  你好!轉眼間,你出院已經三個多月了,半年不在家,能重新回家的感覺如何?適應得好嗎?近日早晚天氣開始轉涼,你與太太多加保重啊!

  還記得起初在病房看見你,總是昏昏欲睡的,好不精神的樣子!每次經過只能與你點點頭、打個招呼而已。後來知道你是因為腎病入院,發現你需要定時「洗肚」,心裡才恍然大悟:「難怪你這麼的累!」難得一次看見你做復康運動回來,仍有些精神,就引起我的好奇心,前來向你問安。那次的傾談,你開了我的眼界,認識了你滿有活力的一面,原來年青的你是社交能手,除了活躍於當年的舞場、歌場之外,你還醉心於騎馬!你知道嗎?當你憶述昔日騎馬的情境時,你的眼神是那麼神采飛揚,充滿自信!你太太前來的時候也驚訝地說:「很久沒有看見你跟人聊得這麼興奮了!」能夠喚起你這些動感的回憶,使你重拾活力,給加了油的不只是你,看見你的歡顏,我與你太太也同樣得到鼓舞!

  那次對談,拉近了我們的距離,謝謝你對我的信任,與我分享你面對長期病患的心路歷程。雖然此病是遺傳而來,你感到無奈,但也沒有難阻你對父親的敬重,你欣賞他顧家,給你很大的安全感!令尊風趣、幽默,你把他視為你的偶像崇拜他!並且你也繼承了他這些美德,你的兒女同樣地敬重你,封你為偶像。可恨的是你知道兒子也得了這個遺傳病的消息……通紅了的雙眼難以掩飾你內心的痛苦與自責!對於遺傳病這回事,解釋也不能消除你心中的忿怒,我可以做的,是聆聽你宣洩抑壓內心已久那些複雜的心情,還有肯定你很愛你的兒子,冀盼他健康、快樂!所以你也願意我為你們祝福祈禱,求神的愛擁抱你們,給你們力量!謝謝你給我機會,分擔你內心的痛楚!

  你還記得你遇見神的經歷嗎?這個經歷也給我對「神蹟」有很大的反思!之前你還因為得了此病,懷疑神的愛,非得醫治便不信神!那天晚上你很辛苦,你竟然向你不相信的神質問!我細聽你跟神相遇的過程,雖然神沒有用說話回答你,但你說祂用力把你抱緊,你深深經歷了愛的洗禮,心中的恐懼也被消除!原來生命的更新、改變就是神蹟,當你願意尋求神的那一刻,神蹟就開始了。

  我深信你當日經歷神的愛是真的!謝謝你每一次的分享,每每都在豐富大家的生命,願你與你所愛的家人,繼續常歷主愛!

王院牧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秦先生:

  你好!轉眼間,你出院已經三個多月了,半年不在家,能重新回家的感覺如何?適應得好嗎?近日早晚天氣開始轉涼,你與太太多加保重啊!

  還記得起初在病房看見你,總是昏昏欲睡的,好不精神的樣子!每次經過只能與你點點頭、打個招呼而已。後來知道你是因為腎病入院,發現你需要定時「洗肚」,心裡才恍然大悟:「難怪你這麼的累!」難得一次看見你做復康運動回來,仍有些精神,就引起我的好奇心,前來向你問安。那次的傾談,你開了我的眼界,認識了你滿有活力的一面,原來年青的你是社交能手,除了活躍於當年的舞場、歌場之外,你還醉心於騎馬!你知道嗎?當你憶述昔日騎馬的情境時,你的眼神是那麼神采飛揚,充滿自信!你太太前來的時候也驚訝地說:「很久沒有看見你跟人聊得這麼興奮了!」能夠喚起你這些動感的回憶,使你重拾活力,給加了油的不只是你,看見你的歡顏,我與你太太也同樣得到鼓舞!

  那次對談,拉近了我們的距離,謝謝你對我的信任,與我分享你面對長期病患的心路歷程。雖然此病是遺傳而來,你感到無奈,但也沒有難阻你對父親的敬重,你欣賞他顧家,給你很大的安全感!令尊風趣、幽默,你把他視為你的偶像崇拜他!並且你也繼承了他這些美德,你的兒女同樣地敬重你,封你為偶像。可恨的是你知道兒子也得了這個遺傳病的消息……通紅了的雙眼難以掩飾你內心的痛苦與自責!對於遺傳病這回事,解釋也不能消除你心中的忿怒,我可以做的,是聆聽你宣洩抑壓內心已久那些複雜的心情,還有肯定你很愛你的兒子,冀盼他健康、快樂!所以你也願意我為你們祝福祈禱,求神的愛擁抱你們,給你們力量!謝謝你給我機會,分擔你內心的痛楚!

  你還記得你遇見神的經歷嗎?這個經歷也給我對「神蹟」有很大的反思!之前你還因為得了此病,懷疑神的愛,非得醫治便不信神!那天晚上你很辛苦,你竟然向你不相信的神質問!我細聽你跟神相遇的過程,雖然神沒有用說話回答你,但你說祂用力把你抱緊,你深深經歷了愛的洗禮,心中的恐懼也被消除!原來生命的更新、改變就是神蹟,當你願意尋求神的那一刻,神蹟就開始了。

  我深信你當日經歷神的愛是真的!謝謝你每一次的分享,每每都在豐富大家的生命,願你與你所愛的家人,繼續常歷主愛!

王院牧

院牧心箋

親愛的火鳳凰:

  提筆之時,相信妳正在外國很努力地完成妳最後一年的大學課程,盼望很快能收到妳畢業的好消息!

  記得在醫院初次遇見妳時,感覺到妳的困擾、徬徨;妳跟我說,妳原本是計劃回港放暑假,卻因咽喉的傷口發炎,影響吞嚥而被迫留醫。當時妳很不開心,因妳剛知道自己不單要接受抗生素療程,還要嘗試一項陌生、尚未有期數的高壓氧治療。妳最擔心的是治療將會拖延妳的學習進度,特別這是課程的最後一年,論文的題目和教授都已選定了,如果因病未能返回校園,會有較多的影響和考慮。

  在往後的探訪中,我聽到妳內心更深的擔憂,不知如何面對明天。「現在還有爸媽照顧,但有天失去他們,或再遇不到好的醫生,到時身體漸漸衰退,那麼自己以後的人生將會怎樣?」我再細聽妳的經歷,當時妳才十六歲,就被確診頸椎癌,經歷手術、化療和電療的煎熬,雖然腫瘤已清除,但治療的後遺症,卻使妳經歷一連串的失去和身心的改變。頸椎的枯骨使妳的頭不能隨意轉動,電療的後遺症影響妳不能吃固體食物,不能再像以往一樣的吃喝,不能再做劇烈運動。妳的性格也出現了很大的改變,原來患病前的妳是個愛笑、很活潑、很健談、交遊廣闊的人。

  在探訪過程中,我感受到妳的艱難;我讓妳哭訴傷痛,讓妳哀悼種種的失去。同時我何等驚訝,不禁問:「妳自發病後,這七年是怎樣走過來的?」妳停了一會,漸漸地對自己有更多發現。妳發現患病後,腦袋突然開竅,成績突飛猛進;學習方面,妳比患病前更清晰自己的目標和方向,並立志成為負傷的治療者,在醫院關懷病人的心靈需要。妳更清楚自己身體的限制,更懂得照顧和保護自己的身體,因此妳不隨意參加大食會和吃燒烤的食物。妳更說:「自己的『病』只是較別人早一點經歷而已,其實『病』是每一個人遲早都會經歷的」。我很欣賞妳敏銳的思考和發現,能夠分辨自己和別人的不同,又能站穩自己的位置。

  最後我問:「妳對明天的憂慮是從何時開始?」妳醒覺說:「原來是自己對今次新的治療抱了過高的期望。」雖然我們無法知道明天會是怎樣,但相信妳必能一步步地走過,正如妳在七年前發病時,也不知道今天將成為一位準心理學家。

  記得《危機介入與創傷反應—理論與實務》一書提到,遭遇危機與創傷事件的人,大多是具有功能且運作正常,當他們面臨具有破壞性的不尋常狀況時,若有人能協助他們發掘並善用其「內在資源」,他們通常能夠逐漸走出傷痛,重新迎向未來,猶如「浴火鳳凰」。我相信你正是這樣的「火鳳凰」!

周院牧

院牧心箋

小寶寶:

  再次收到你媽媽發給我的照片,看到你張開小腿,強而有力地站著,長大了不少啊!算算日子,相信你已學懂走路,開始四處探索環境吧!

  記得第一次在醫院探望你媽媽是因為收到護士的轉介,當時電話傳來迫切的聲音,告訴我一位懷孕24周的孕婦有小產跡象,情緒不穩定,需要院牧為她禱告,我放下電話立即往婦產科去。病房內唯有你媽媽拉上了布簾;一簾之隔,鄰近的孕婦安靜地在床上休息,你媽媽卻隱藏在布簾內獨自悲傷。我拉起布簾走進去,迎著我的是一臉愁思的面容,當你媽媽知道我是院牧後,立即展露笑容,感到神差派了天使來陪伴她。安靜了好一會後,你媽媽告訴我,婚後一直盼望有小孩,你的出現就像上天賜予的珍寶,是世上最寶貴的禮物。你剛剛度過了24周,羊水突然流出,檢查後發現羊膜出現了一些小洞導致羊水早破,醫生評估有流產跡象,勸你媽媽考慮做流產手術。她說當時的心就如被利劍刺穿那樣的痛,滿腦子疑問,不明白上天為何給了這份禮物又要取回呢?為何要開這個玩笑呢?上天對他們太殘忍了。詢問了幾位醫生的意見,他們都說認為無把握保住你,最後轉介到醫院,醫生也請她考慮盡快做流產手術,這個殘忍的建議就好像奪走了她的希望,也判處你「死刑」。然而,當你媽媽撫摸著肚皮時,感到你在肚裡扭動,好像告訴她不要放棄你,你這份強烈的生命力燃亮了她的盼望,最後決定不做流產手術,要與你一起努力共度難關。她在醫院只能卧床休息,每個舉動深怕影響了你,家人的關心及檢查報告都令她感到很大壓力。就在軟弱無力時,她突然想起了耶穌,之前因為工作繁重,漸漸少了上教會,甚至把信仰淡忘了;那一刻她很想從耶穌得著力量和安慰,因為不知道如何禱告,於是請我來為她祈禱。

  往後的日子,每星期我探訪你媽媽約一至二次,聆聽她的需要,與她一起禱告,她告訴我每天為你播放兒童詩歌,讓神的話和音樂陪伴你,讓你在母腹中認識神。多次探望,看著你媽媽聽到報告若是壞消息,她會哭成淚人;若是好消息,她就好像擁有了全世界一樣的快樂,過程中我陪伴並見證著她的喜與悲,我也禱告主保守你在母腹中健康地發育成長。

  對你媽媽來說,雖然身體每天像是過著煎熬的日子,心靈卻是滋潤快慰,因為她把重擔交托了耶穌。有主的同在,祂看顧你在母腹中安全地度過每一天。現在你健健康康的來到世上已有17個月了,祝福你漫步人生路,享受世界的美好,珍惜從神得來的生命。

楊院牧